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视野

晨雾锁住了街津山网络

时间:2020-09-26 17:26:51

晨雾锁住了街津山。在这场大雾的掩护下,老鹿王带领着十几头马鹿终于冲出了狼群的包围,来到这片莽林中。而狼群不可能眼看着鹿群轻易溜掉,码着它们留下的蹄印和气味儿一路尾随,紧跟随在鹿群后面……

在这个清晨,狼群在街津山的莽林中和这群马鹿遭遇了。在那只头狼的带领下,它们发动了突袭,使毫无准备的鹿群立刻乱了阵脚,各自纷纷逃命。狼群趁机把一头体态肥硕的母鹿从鹿群里分离出来,团团围住。冲在最前面的老鹿王发现有一头母鹿被狼群团团围住,立刻转身冲了回来。只见它放低了头,瞪圆眼睛,头顶上两杈粗壮而锋利的鹿角几乎贴近地面,坦克一样冲向狼群。只见它连冲带撞,左挑右撅,一步步朝身陷险境的母鹿靠近。见事不好,那只已经咬住母鹿脖子的公狼只能把嘴松开,放掉了那头母鹿,带领着狼群去全力对付老鹿王。

那头公鹿越战越勇,把扑上来的狼一个个挑得人仰马翻,头狼的下颌还重重地挨了一鹿蹄子,差点没把它的脑袋踢碎,嗷嗷惨叫着躲到了一边。见头狼退却了,所有的狼无心恋战,个个落荒而逃。老鹿王硬是从狼群里杀出来一条血路,带领着十几头马鹿冲出了狼群的包围……

奔跑在前面的头狼收束了脚步,停在一面山坡下,不住地翕动着鼻翼中国人民大学老年学研究所发布了中国老年人状况。数据显示——它在莽莽森林的潮湿空气中,再次嗅到熟悉的鹿群气味儿,而且距离它们已经不太远了。其它的狼显然也嗅到猎物的气味儿,贪婪地舔着嘴丫子。这群狼已经多日都没有捕获到像样的猎物,个个饿得肚子瘪瘪的,饥饿驱使它们恨不能立刻扑向猎物。当它们发现头狼一直停在那里,没有发起进攻的意思,不敢贸然行事,只能静静地等待——狼是典型的食肉动物,可要想捕获到一头像马鹿这样的大型食草动物,并不那么容易。去年秋天,公狼曾率领着狼群捕获过一头公马鹿,尽管那是一头受伤的公鹿,鹿的后腿可能受过伤,走路一瘸一拐,远远落在鹿群的后面,可头狼率领着狼群在它的身后几乎跟踪了一整天,直到那头公鹿再跑不动了,它们才发起最后的进攻。十几只狼一起扑上去,将那头公鹿团团围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它摁倒在地。可如今,它们面对的并不是一头负伤的公鹿,而是整个鹿群,带头的老鹿王又是那样高大健壮,刚才它们已经领教过它的厉害,这才使得头狼一直踌躇不前,不敢贸然率领着狼群发起进攻。

鹿群终于跑累了,在一座山头上停下来。它们以为摆脱了狼群,趁机赶紧掠食几口树叶或寻找还没有完全枯黄的青草,以补充一下消耗的能力。可这会儿它们并不清楚,狼群正从下风头在朝它们悄悄靠近。站在上风头的鹿群几乎成了聋子和瞎子,听不见下风头狼群里发出的骚动声,也嗅不到它们的气味儿,安闲地在那里吃草。

那些春天出生的小鹿,经过春夏两季青草喂养,这会儿都已经长大了,个头和那些成年马鹿几乎没有太大区别,个个膘肥体壮,而那些公鹿正逢争强好斗的年龄,使得公狼一时拿不定主意,不知该向哪头鹿下手才好?在这片莽莽的丛林里,食肉动物似乎是这里的主宰。可身高体壮的马鹿也不那么好欺负。别看与狼群遭遇后,它们会立刻跑掉,尽量远离狼群。实在逼得它们无路可退,也会奋起反击,甚至把狼杀死。

见公狼踌躇不前,母狼弓着腰从后面跑上来,不停地朝公狼摇晃着僵硬的尾巴,还和它碰了碰鼻子。在母狼的怂恿下,公狼不再犹豫了,立刻搂起四只蹄子,带头朝山头上的鹿群冲去。看见公狼带领着几只狼扑向鹿群,那只母狼领另外几只狼斜插过去,准备包抄鹿群的退路,使它们的猎物无路可逃。

再次遭遇狼群的突然袭击,刚刚安稳下来的鹿群再次狂奔起来。而这次头狼并没急于扑向某一头鹿,而是紧紧尾随在它们身后,驱赶着鹿群不停地奔跑。只有让它们奔跑起来,才能从中发现体力较差的马鹿,趁机将它从鹿群中隔离出来。只要那头马鹿离开了鹿群,等待它的只有一条死路。可母狼的拦截却再次打破了公狼的计划。

见前面的路被狼群拦住,奔跑的鹿群立刻停了下来。它们不安地踏动着蹄子,显得焦躁不安。见已经逼到死路,老鹿王反而安稳下来,围着鹿群绕了一圈,安定一下鹿群的情绪,随后瞪圆了眼睛,低下头,放平鹿角,朝扑上来的头狼抵过去。见老鹿王朝自己冲撞过来,头狼灵巧地一个闪身,躲过那致命的一击,随后跳将起来,凶猛向老鹿王扑了上去,锋利的爪尖立刻刺进鹿皮,死死地抠住。随后张开大嘴,一口咬上去,想尽快将那头大公鹿制服。

老鹿王当然不会轻易屈服,不停地连蹦带跳,想把公狼从自己的背上甩下来。可公狼锋利的爪子已经抠进它的肉里,任凭老鹿王怎么折腾,也无法把它甩掉。见一时摆脱不了公狼的纠缠,老鹿王快速奔跑起来,随后猛地收住蹄子,想把公狼从自己的背上甩下去。只是这一招仍不奏效,公狼仍旧停留在那里。

连续两招都失败了,老鹿王只能继续朝前狂奔,而且专找那些林子密的地方钻。当它快步跑向一棵粗大的柞树时,公狼仍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仍在不停地撕咬。等它发觉老鹿王的阴谋,刚想松开自己的爪子,已经来不及了,公狼的头已经狠狠撞在粗壮的树杈上,一头从公鹿的背上栽下来。

公狼被撞得昏头涨脑,眼前直冒金星,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尽管老鹿王的身上被公狼锋利的爪尖抓出几道伤痕,不过是些皮肉伤,生命无虞,反而更加激怒了老鹿王。它顾不上伤的疼痛,转身去寻找那只头狼,一次次朝它抵去。在老鹿王的玩命攻击下,那只公狼彻底失去了还手之力,夹起尾巴,嗷嗷惨叫着逃开了。

见老鹿王在全力对付那只公狼,母狼趁机率领着狼群掩杀过来。它们不敢正面迎击老鹿王,只能从侧面和它的身后发动进攻,把它团团围住。这工夫,那只头狼也缓过劲来,重新加入战斗,使得老鹿王身陷重重包围之中。在这个危急关头,鹿群也冲了上来,有角的用角去抵,没角的用蹄子踢,鹿群和狼群激战到一起。

在鹿群的顽强反击下,终于把狼群逼退了,只有那头公狼还在坚持。它抱住老鹿王的头,不停地撕咬,鹿血流进它的嘴里,使它品尝到嗜血的快乐,更不松开了。那头曾被老鹿王救下来的母鹿立刻冲上去,一头朝公狼猛地撞了过去。公狼被撞得四仰八叉躺倒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一场狼鹿大战就这么结束了,狼群吃了大亏,它们不但没有尝到鲜美的鹿肉,反而被鹿群打得落花流水,狼狈不堪。头狼当然不会死心。当天夜里,趁着鹿群卧地休息的机会,它再次带领着狼群偷袭了那群马鹿。连续几次遭到狼群的围攻,鹿群已经不像开始那么紧张了,它们围成了一圈,在老鹿王的带领下,顽强地抵御住狼群的偷袭。

别看马鹿只是吃草动物,可它们不仅个头要比狼高大得多,力气也大得多,只要它们齐心协力,全力以赴地应对,狼群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在鹿群的全力反击下,狼群再次败下阵来,一直退到山坡下面,无奈地观望着山坡上的鹿群,不敢再贸然发动进攻,只能等待时机了。

这个时机终于被狼群等来了,又一群马鹿也来到这片莽莽丛林觅食。新来的马鹿群发现这里已经有了一群鹿,只作了短暂的停留,随后便离开了。可并不是所有的马鹿都随着新来的鹿群离去,一头年轻的公鹿悄悄地留了下来,徘徊在鹿群附近的森林里。

那头年轻的公鹿每天都准时出现在鹿群附近,朝鹿群的方向眺望。有时还会“呦呦”地叫上几声,呼唤群里的母鹿。见那头年轻公鹿在窥视自己的鹿群,老鹿王立刻扬起蹄子追赶上去。见老鹿王冲了过来,那头年轻公鹿立刻落荒而逃。老鹿王在后面追赶了一阵,见年轻的公鹿已经跑远了,随后停下追赶的脚步,望着远去的公鹿,“呦呦”地鸣叫,似乎在警告那头公鹿别想打它鹿群的主意。可让老鹿王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早晨,那头年轻公鹿再次出现在附近的树林里。

老鹿王当然容不得别的公鹿窥视它的妻妾,为了捍卫自己的王权,维护自己的权利,它再次冲上去。而这次那头年轻的公鹿不但没有跑开,反而放低头迎了上来,想要挑战老鹿王的权位。老鹿王立刻奔跑起来,凶狠地朝那头年轻的公鹿顶撞过去,两杈鹿角“咣”地碰撞在一起。随后各自分开,朝后退了十几步,再次快速奔向对方,顶撞在一起。它们一会前进,一会后退,谁也不肯退让,一时斗得天昏地暗,尘土飞扬。

两头公鹿都不肯服输,更不会主动退出这场决斗,每次分开后,都迅速地冲向山坡,想占据有利的制高点,以便从上面冲下来,给对方以更重的撞击。可这样来回地跑动,使得它们消耗了很多的体力。

母鹿对发生在公鹿之间的打斗已习以为常,一点都不关心,只是站在一旁默默地观望,等待最后的结果。别管哪头公鹿战胜了对方,它便是今后鹿群的最高统治者,将随着新的鹿王四处迁徙。而那群狼也在山坡下观望着发生在山坡上的决斗,也在等待这场战斗的结束。它们当然不是在等待胜利者,而是在等待失败的一了解自己产品的优缺点方。别管哪头公鹿斗败了,对它们来说都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可就势将那头被鹿群抛弃的公鹿杀死。

老鹿王毕竟年龄有点大了,还和狼群几次发生过几次激烈的战斗,几个回合下来,它已经明显体力不支了,几次差点被那头年轻的公鹿撞翻在地。尽管这样,它仍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王位,还在顽强抵抗,只要它还活着,就不可能把自己的王位拱手让给那头年轻的公鹿。它们在最后的一次交锋中,那头年轻的公鹿占据了有利地形,从山坡上猛冲下来,一头差点把老鹿王撞翻。还没等老鹿王缓过神来,它再次冲上去,锋利的鹿角在老鹿王的身上豁开一道长长的口子,疼得老鹿王落荒而逃。

在一旁观战的狼群见老鹿王被打得大败,独自离开鹿群,趁机掩杀过去,向老鹿王发起最后的进攻,将它团团围在中间。尽管老鹿王竭尽全力加以反击,可刚从决斗战场下来的老鹿王早已精疲力尽,这会儿更是顾前顾不了后,随时都有被狼群扑倒的可能。别看两头公鹿决斗时,鹿群可以袖手旁观,旁若无事,可狼群的攻击则使它们无法容忍,鹿群再次冲进战场,齐心协力将狼群击退,并且一直把它们赶下了山坡。

击败了狼群,所有的鹿都集聚到遍体鳞伤的老鹿王跟前,“呦呦”地鸣叫,似乎在安慰它们曾经的首领。这时候,一件让所有人都料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头已经战胜老鹿王的年轻公鹿突然冲了上去,挺起它那坚硬的鹿角,径直朝老鹿王顶撞过去。老鹿王对年轻公鹿的这次发难没有丝毫防备,重重地摔倒在凹地里。它似乎并不甘心这么倒下,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年轻的公鹿哪里还会再给它任何机会,疯了般地朝它顶撞过去。一下,两下,在那头年轻公鹿的凶猛顶撞下,老鹿王再没能站立起来……

有些时候,最危险的可能不见得是来自对面的敌人,而是来自内部的同类。对面的敌人看得清楚,敌我分明,只要内部团结,齐心合力就可能战胜共同的敌人。而那些为了获得到某种利益,或为了达到自己目的“战友”或“朋友”则可能更可怕。别管人类还是兽群,对内部往往不加以防范,只要发动突然袭击,则可能倒在那致命的鹿角之下。

共 418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非常精彩的好文,通过描写动物间的弱肉强食、生存竞争,将我们身边的道理隐喻出来,故事有趣,道理明晰。同样,故事带给我们的也是深深的思考:难道为了利益,真的可以致“战友”和“朋友”于死地吗?我们不想,但生活中确实不乏此类例子。作者的笔触非常老练,对动物习性的观察也非常细致,能把每一处细节都围绕主题很好地描述出来。推荐共赏。问好作者,感谢来稿。【:水中石】【江山部精品推荐X】

1楼文友: 15:45:40 文章旨在隐喻我们身边那些见不得光的竞争,欣赏。欢迎作者多多赐稿本栏目。

2楼文友: 16:15:28 生动的文字把丛林法则完美演绎,而作者在文中隐喻之意也十分耐人寻味,欣赏,欢迎入住江山,期待更多精彩。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楼文友: 17:00:12 小说很吸引人,值得拜读,有时间多多支持碧海云天社团!

心血管堵塞百分之40
痛经的原因
安顺专业治疗白癜风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