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民生杂谈

踏天争仙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穷网络

时间:2020-09-27 03:31:25

踏天争仙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穷

方荡说的是实话,自然没有破绽,他心中就是这么想的。

浑身透着随意气息的神明闻言哈哈一笑道:“兄弟倒是精细,不过,说起来,我是前天来的,在这里吃了一个大亏,花了一倍的价钱买了一件神器,我要是你有这种绝无的话,也不至于上这个当!”

方荡呵呵一笑,没有开口,将目光投注在台上的主持云溪身上,因为这一次拍卖的不是神器,而是一个女神明!

将神明拿出来拍卖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这些神明的来源往往是被征服的世界,当这些世界不能按照日期进贡的时候,往往会被禁锢了神魂拿出来拍卖抵偿缺失的贡品。

这位女神明模样显然是被精心装饰过的,所以看上去称得上是明媚动人,不过这位女神明看上去神情衰败,眼睛之中没有什么精神,给人一种萎靡之感。

当然,不管是谁,身为一位神明却沦落到要被当众拍卖,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并且在被拍卖之后,命运也将沦落到无尽的黑暗之中,要知道在拍卖场中,男神明被买回去,往往被炼成奴仆,永远不能违背主人的命令从而充当主人的守护者和为主人挡刀的替死鬼,而女神明就要更糟糕一点,几乎百分百会成为性奴,然后还要承担上面男神明所要承担的一切。

那随意懒散的真人见到方荡目光望向台上,不由得也望了过去,随即露出感兴趣的神情来,身子挪了一下,坐到方荡旁边低声笑道:“终于来肉戏了,我在这里等了三天,也就只有两位神明拍卖,前两个都是男的,我没兴趣,这一个我可是志在必得。”

方荡对于这个家伙靠过来的举动感到相当不舒服,宛若别人侵入他的领地一般,不过,方荡并未做出什么表示,一个人主动接近你必定有所图谋,方荡很好奇这家伙靠近自己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云溪对于拍卖神明这件事得心应手,拍卖神明可以说是这个卖场之中最赚钱的买卖,一年下来,往往拍卖神明的收益还要远远超过神器,而神器的拍卖数量是神明的十倍甚至百倍之多,由此可见拍卖神明对于卖场来说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

往往一个拍卖主持能够掌控多少个神明拍卖,就代表着这位拍卖主持的身价地位。

云溪胸有成竹的开口道:“诸位,这位神明的卖相就不用我多说了,能够拿出来在最近这段时间中进行拍卖的,都是精品之中的精品,这样的一位神明,您买回去不论是用来暖床还是用来待客,亦或是用来充当自己的第二条生命都是极佳的选择,诸位都是行家,所以话不多说,诸位可以开始出价了,底价三千年的混沌之力!”

一件神器拍到手是一千年的混沌之力,这神明起拍价就是三千年的混沌之力,三件神器才能换一个神明,并且还是起价,很明显,这不会是最终价格,而最终价格肯定比起价要高出许多。

方荡对于这个女神明没兴趣,而坐在他旁边的这个家伙却双目放光,第一个叫价道:“四千!”

一件神器的价格。

方荡心中暗暗盘算着。

不过四千不过是个开始,女神明在任何地方都是极端稀缺的资源,能够在拍卖会上买到的女神明就更少了,所以很快价格就被叫到了七千年的秩序之力的价格。

方荡面上无动于衷,心中却暗暗咋舌,他想要在这里充巨富恐怕有些难,神明世界真正的巨富手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个小世界,这些小世界不断的上供给他,供养他们的世界,日积月累之下,他们手头上有着巨大的财富,消耗不尽的秩序之力。

方荡和他们比身价显然是不太可能。

方荡算了下自己手头上的秩序之力全部加起来也就只有万年左右,这还是他抽取了两位神明的全部混沌之力后才获取到的,万年左右的混沌之力显然还不大够。

最终这位女神明被方荡旁边的这个家伙用八千年的混沌之力拍到手。

这家伙相当兴奋,哈哈一笑道:“今天是我进入这拍卖场中后收获最丰盛的一次,兄弟你我有缘,明天这个女子我送你玩上一天!”

方荡微微皱眉,对于这种事情全无兴趣,淡淡的道:“君子不夺人所爱,兄弟你这么喜欢这个女子,还是好好收起来自己独自宠爱吧!”

对于方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话语这个家伙似乎完全没有任何察觉,笑哈哈的道:“我要先去验验货了,免得被这油嘴滑舌的家伙骗了,等我好好验过货后再来找你!”

说着这家伙眼睛冒光的从方荡身前走了过去直奔拍卖场上的那位女神明走去。

交割了混沌之力后,那家伙就将脸色凄苦的女神明一把搂入怀中,女神明因为被禁锢了神魂所以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被那家伙当众伸手入怀肆意轻薄。

随后那家伙朝着方荡眨了眨眼,搂着女神明走出了拍卖场。显然是去验货了。

方荡对于这个家伙没什么好感,主动靠近他定然不会安什么好心。

他和对方都没有询问彼此的姓名,因为两个人都心怀鬼胎,所以知道开口询问也不是真正的名姓。

方荡在心中给这家伙起了一个名字,叫做甲。

这个甲走了之后,方荡一下觉得舒服多了,但呆了片刻之后,方荡也起身离开了,这使得台上的云溪微微蹙眉,眼中闪现出一丝蔑视,原本以为方荡是一个阔佬,结果却是个蒙事儿的,跑到第一排坐了好半天,一个子儿都没舍得花。

因为一众神明们的出手实在是太过大方,方荡不得不改变自己当初的计划,他得先赚钱然后再想办法参与拍卖!

在这城中赚钱的办法有很多,但都不太适合方荡,方荡手中原本还有十二件神器,不过可惜都被他给变成了自己的秩序之力。

他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是被囚禁在空间之中的洞虚神明的女儿怒姹儿,方荡估算如果将怒姹儿拿出来拍卖的话,十万年的混沌之力都不算高,当然,得有人敢买她才成。

当然,方荡是不可能将怒姹儿拿出来拍卖的,他还不想死,洞虚神明若知道他的女儿被方荡卖了,估计他方荡活不过十天。

方荡找了一家相当奢华的旅店住下来,在这里一日的租金就是二十年的混沌之力,对于巨富们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于绝大多数的神明们来说,有这么多的混沌之力还不如马上用来修行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境界。

根本不可能拿出来这样浪费掉。

方荡选择住在这里很符合他的身份,每一个房间都是一个空间禁制,进入这个房间之中后,就彻底与外界隔绝,同时外界也感知不到方荡的存在。

方荡在小二的引领下走入房间,随后拒绝了小二送来食物的提议,吃过了真实世界之中的种种美味后,这虚幻世界之中的一切食物对于方荡来说都毫无吸引力。

方荡关上房门,当即念头一动,神念之躯一下钻出,洞开一道空间裂缝之后就消失不见。

没办法,要想在短时间内成为巨富,方荡就必须得去做些没本钱的买卖。

此时梵须还有笑蟲两个也走入了飞度节点世界。

两人一进入这个世界就被有人要拍卖神思宝盒的消息给吓了一跳。

梵须伸手摸着自己的胡子脸上满是犹疑。

“你说这是真是假?”梵须问道。

笑蟲肥大的脑袋微微朝着梵须侧了侧道:“真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马上找到方荡,将他给抓走,这样不管这个消息是真是假,我们都掌握了方荡这个关键!”

梵须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道:“这是我从你口中听到的唯一一个最有价值的判断!”

笑蟲冷哼一声道:“要不是你非得在混沌之河中浪费时间说不定现在方荡已经在我们手中了!”

梵须嘿嘿一笑,随即脸上的神情忽然一变,“方荡消失了!”

笑蟲闻言脸色也是一变,他们能够一直尾随方荡就是靠着梵须对于方荡气息的锁定,上一次方荡的气息消失在混沌之河,他们两个就以为自己永远都丧失了神思宝盒,而这一次方荡竟然又消失了,这代表着什么?

不过梵须脸色忽然放松不少,长吁一口气道:“我明白了,那家伙应该是住进了有空间禁制客栈之中,咱们找过去,那家伙应该还丢不了!”

笑蟲见梵须说得很坚定,脸上的神情也不由得跟着稍稍松了松,凝重的道:“但愿如你所料!”

两人说着,再不耽误世界,直奔方荡气息消失的地方。

两人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走了大约两刻钟的时间,终于来到了一座奢华的客栈之前。

这客栈有一个龙飞凤舞的名字,金色大匾上写得清楚——大乐。

这客栈相当巨大,几乎占据了一整条界,此时已经有了夜色,整个客栈灯火通明,这意味着宛若一艘巨船悬浮在一片黑海之中。

这客栈总计有四层,每一层有三十个房间,而房间其实只占了客栈的一小部分,更大的部分则是餐厅还有书馆,甚至还有赌坊和妓寨。

可以说,这里是一个繁华无比的销金窟,神明们进了这里面不剥一层皮是出不来的。

梵须伸手扯了扯下巴上的胡子笑道:“我就说吧,方荡没道理在这城池之中凭空消失掉。不过这家伙还真会选地方,这样的地方我看着都眼晕,住一晚怕是得好几年的混沌之力吧!”

笑蟲没兴趣关注梵须的感慨,直接问道:“他在那个房间?”

梵须脸色微微一僵,沉吟不语。

笑蟲以为梵须在寻找方荡的踪迹,所以就等在一旁,结果半晌之后梵须还没有动静,笑蟲不由得问道:“找到了么?方荡的气息最后停留在那个房间?”

梵须尴尬一笑道:“我的感知神通只能知道一个大概的位置,本来有这样一个大概的位置已经足够用了,但……这家客栈么……”

笑蟲脸色不由得又沉了下来,“也就是说,你的神通只适合在旷野之中行使,不适合在这种人多的环境之中施展?”

梵须闻言当即欣喜的连连点头。

笑蟲一巴掌拍在了梵须的后脑勺上,“你竟然还好意思开心?这么大一间客栈那家伙藏在房间里,你叫我怎么去找?难不成我们挨个去敲门?”

笑蟲实在是太怒了,要不然也不会气得直接出手拍梵须的后脑勺。

这种举动,在就算是彼此很好关系的神明之中都是很少见到的。

梵须双目微微一黑,不过他脸上的僵硬气息只是微微吐出一丝,就全部收回去了,梵须揉着自己的后脑勺道:“那家伙早晚会出来,咱们就在正门口等他!”

笑蟲用力的摇了摇头道:“我此时真的有点怀疑我当初找你一起对付方荡的这个举动是不是正确的!”

梵须一本正经的安慰道:“放心,只要方荡一走出自己的房间我就能够立即再次感知到他的气息,到时候他就彻底跑步了了。”

笑蟲摇头叹息一声,情绪低落道:“还有的选么?”

梵须当即走进灯火辉煌的客栈,边走边笑道:“既来之则安之,不如咱们进去赌上两手,碰碰运气!”

笑蟲对赌没有什么兴趣,但闻到酒楼之中的香气后,丢下一句话后就登上了二楼的美食馆。

笑蟲走出冰宫后已经许久没有吃过什是天赋。球队领袖霍福德、米尔萨普、蒂格都是常年被低估榜单的前几名么东西了,实在是吃习惯了冰宫之中神明精研数万年做出来的菜品,对于别的食物都下不去口,好不容易这一次嗅到了正经的食物,笑蟲自然不愿意放弃品尝的机会。

梵须见笑蟲在小二的引领下登上了二楼,一张笑呵呵的脸立时变得阴沉下来,梵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脸上的阴沉更胜几分,甚至可以说是阴鸠了。

“客人这就是赌场了,你可以在这里兑换筹码……”引领着梵须来到这里的小二谦卑的笑着说道。

梵须随手丢出十年的混沌之力。

那小二见了略微一顿,随后笑道:“客人,我们这里至少一百年的混沌之力起兑。”

梵须一双眼睛一下瞪大了,道:“这么多?”

小二脸上保持着完美无可挑剔的笑容,心中却骂了一百句土老帽。

梵须东摸西凑,还真就拼凑出了一百年的混沌之力。

他们在冰宫中的时候,因为有有源源不断取之不竭的混沌之力可以用,所以并没有积攒混沌之力的习惯,再加上方荡突然之间解封,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也没有来得及汲取太多的混沌之力,随后就被赶出了冰宫,这使得他也好笑蟲也罢其实都是穷光蛋一个。

小二心中鄙视,但还是笑容满面的帮梵须兑换了筹码。

见小二已经走了,梵须双目微微一眯,在小二身后无声无息的一划,他能读取别人心中所想,自然很清楚这个脸上挂满笑容,实际上在心底连骂带嘲讽的小二的一切心理活动。

梵须这一划就算是报仇了。

那小二感觉自己后背上微微一痒,伸手到后背上挠了挠,也没太在意,就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梵须往楼上瞅了一眼,随后刚好和笑蟲的目光碰撞在一起,笑蟲正在二楼半层的楼梯上歪着脑袋瞅着他。

梵须朝着笑蟲摆摆手,传音过去道:“我知道你不信我,你认为我无法锁定方荡具体位置的话语是假的,以为你离开之后我就会独自去找方荡,这些你都不用多想了,我现在确实找不到方荡所住的房间。”

笑蟲继续盯着梵须,梵须有些气恼道:“都说了,你爱信不信,要不然你就一直跟在我身后!”

笑蟲依旧盯着梵须,半晌后幽幽的道:“你手头宽裕么?借我点?”

笑蟲也是穷光蛋,而这家大乐客栈的美食一道菜就要十年的混沌之力,笑蟲身上满打满算也就三四十年的富余的混沌之力可以用,还不够要三个菜的……

梵须闻言后才去读笑蟲的脑子,随后梵须哭笑不得,又翻了翻身上找出了十几年的混沌之力远远的丢给笑蟲。

笑蟲收了十几年的混沌之力,脸上的神情半点都不轻松,他想吃的东西不少,身上的混沌之力却太少,这实在是一件叫人惆怅的事情。

“行了行了,你上去只管点菜,一会我上去帮你会账!”

笑蟲小眼睛微微一亮,审视梵须片刻后,笑蟲似乎想到了什么当即露出一丝了然的笑容。

看着笑蟲那肥大的脑袋消失在楼梯扶手的空隙之中,梵须不由得摇了摇头。

随后梵须走到了赌桌前,随意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扫了一眼正在晃动骰子荷官一眼,等荷官将手中的骰盅咚的一声敲在桌面上,梵须就将一百年的混沌之力押在了大小两字的大上!

荷官脸上的神情明显一僵,一百年的混沌之力在这赌桌上不算太大,但也不小了。

好在这一把压大的人数不多,荷官脸上的神情略略松了一点。

“买定离手!”荷官叫了一声后,所有的神明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荷官身前的骰盅上。

先声药业上市
太极集团
岳阳好的白癜风医院